首页 > 新闻 > 评论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镍产业能否成印尼制造业升级突破点丨南洋飞语

第一财经 2021-07-25 20:42:51 听新闻

作者:黄飞    责编:杨小刚

镍的开采和利用被印尼政府视为倒逼产业升级的难得机遇,决心很大。

一段时间以来,镍成了有色金属中的明星,这不仅是因为镍在传统产业中是制造不锈钢的必需原料,还因为在新能源产业中,镍也是制造新能源三元锂电池的重要材料。近年来电动汽车等行业的快速发展和电池的高镍化,让镍变得更加火热,在国际市场上被资本追逐,价格上蹿下跳有如妖“镍”。

在这场关于镍的资本盛宴中,印度尼西亚成了被热捧的对象。印尼的镍储量居世界前列,印尼的镍属于红土镍矿(氧化镍),储量丰富且品质高,开采也相对容易。相比之下,中国的镍矿属于硫化镍矿,主要矿山已经开采多年,储量不能满足需求,必须走出去寻找资源。

印尼的工业基础比较薄弱,对于镍矿难以进行全面有效的利用,所以在过去的大部分时间里都以出口矿石为主,产品附加值低。以2019年的价格计,原矿出口每吨价值只有30美元,炼成镍铁则价值每吨1300美元,再进一步加工成不锈钢则每吨超过2300美元。2020年1月1日起,印尼政府正式实施了禁止出口未经加工的矿石的禁令。印尼一跃超过中国成为最大的镍铁生产和出口国,而中国也是印尼最大的出口市场。另外,印尼目前的不锈钢产能已经高达550万吨,即将取代印度成为全球第二大不锈钢生产国。近两年来,镍铁和不锈钢的价格都在强势上涨,以后如果把新能源电池产业做起来,利润会更为丰厚。

随着印尼产业政策的变迁,外资包括中企到印尼投资镍相关产业的动作不断,第一波中国投资主要集中在不锈钢产业链。早在2013年10月,青山控股集团就投资40亿美元在印尼中苏拉威西省兴建了青山工业园区,把偏僻的渔村变成了全球重要的镍铁和不锈钢产业基地。2015年德龙也在苏拉威西投资建设年产300万吨镍铁合金冶炼工业园项目,之后不断加码扩大生产,还有一些其他企业跟进。

最近的第二波投资主要集中在新能源汽车的电池领域。电池的成本占到电动汽车成本的30%~40%,而电池的高镍化是降低电池成本的有效方法。印尼最新目标是利用外资加工其丰富的镍矿用于锂电池,并试图成为全球电动汽车产业链的重要组成部分。宁德时代计划在印尼投资50亿美元建设一座锂电池工厂,计划在2024年开始生产;并与印尼国有矿业公司签署镍产品供应协议,协议规定宁德时代要确保60%的镍在印尼被加工成电池。除了宁德时代等中国企业之外,LG和特斯拉也表现出对印尼镍资源的浓厚兴趣,特斯拉一直专注于原材料的采购,并且试图生产自己的电池。

印尼限制单纯的矿产品出口,迫使外资利用印尼的镍矿,就要进行更多技术方面的投资。印尼意欲打造镍全产业链,提升产品附加值,但是,是否能如印尼政府所愿建成镍全产业链,还面临着一些挑战。

首先是其效果和镍资源的具体特点密切相关。相比之下,印尼其他的矿产资源政策似乎没有取得类似的经济上的成效。印尼也有丰富的铜和铝,这些资源不像镍那样具有相对的集中优势,也在其他国家有比较广泛的分布,印尼无法用类似的政策建立针对这些金属的产业链。此外,有关镍储量也存在着争议,最近有报道认为印尼的镍储量并没有那么大。这种理论上的争议还是其次,目前最紧迫的问题是勘探跟不上,可靠的地质数据太少。随着冶炼厂的遍地开花,镍矿的供应已经变得很紧张,价格上涨很快,配套设施如电厂的建设也还在拖后腿。

其次,产业立国,最终需要有自主的技术支撑。印尼的镍产业严重依赖于外国的资金和技术,虽然一些外资公司的生产地点转移到了印尼,也有很多印尼公司加入,但是最终能否实现技术转移,印尼的技术公司最终能否成长起来仍然是一个疑问。如前所述,镍主要有两条产业链,一条是不锈钢产业链,另一条是新能源电池产业链。除了终端产品不同,这两条产业链的镍生产工艺也不尽相同。新能源电池产业链中,生产电池所需要的硫酸镍用湿法取得的经济效益高,也很适合印尼的红土镍矿。但是湿法的投资大,也非常复杂,掌握不易。印尼这一进程过渡的快慢,也将决定外资角色的轻重。不过从印尼的实际情况看来,这个过程可能还会比较长,外资在此过程中不可或缺。

同时,有人担心这一政策会给印尼政府官员和国企带来寻租的机会导致腐败,印尼的营商环境得不到改善。在全球贸易自由化的背景下,印尼的政策也引发了争端。欧盟在WTO提起了对印尼禁矿令的诉讼,认为印尼的政策对欧盟的不锈钢产业造成了不公平的影响,要求WTO进行裁决。针对欧盟的诉讼,印尼的态度比较强硬。最终WTO如何裁决,对印尼政策有无影响还需要观察。

对于包括中企在内的外资而言,需要妥善应对。一方面顺应形势到印尼投资建厂,另一方面也要注意到可能的政策变化和风险。从历史经验来看,印尼政府在执行禁矿政策时经常反复多变,从2014年开始,印尼禁矿上演了长达6年之久的禁禁停停。现在,印尼除了禁矿之外还有禁止镍铁出口的传闻,不过这只靴子落地的可能性不是很大。

总的来说,尽管有这些不确定因素,但发展制造业是印尼的国策,镍的开采和利用被印尼政府视为倒逼产业升级的难得机遇,决心很大。这一届的佐科政府主要任务是拼经济,印尼营商环境在国际上的排名已经有一定提升。镍产业也是中国和印尼“一带一路”合作的重点之一,是中国推动民营企业走出去到印尼的一个主要投资领域。目前看来,凭借资源禀赋的优势和新能源汽车的东风,是印尼制造业产业升级最有希望的一个突破点,但同时也是对爪哇智慧和中国经验的考验。

(作者系厦门大学南洋研究院学者)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